安妮鲜花网
首页 | 客户服务 | 我的账户 | 购物车 | English | 安妮博客 

七夕节文章     更多>>

鲜花与节日文章索引

鲜花/绿植文章索引

鲜花速递

首页 > 文章首页 > 鲜花与节日 > 七夕节

彼此相爱之时不要怨恨

来源:麦麦窝 09年1月7日


镜中, 我再次仔细审视了一下自己, 然后拎起包, 走出家门。 今天是最后一次交手, 明天开始, 我的生活中不会再有他存在。
  在医院电梯口, 我就遇到了钱狄。 两年了, 钱狄每次看到我还是那么不大方, 带着理亏似的谦让。

  我和钱狄同届毕业, 钱狄手上的那把刀现在在神经外科小字辈中, 已拔头筹。 而我, 作为外科为数不多的女医生, 刀下功夫的细腻也有不可替代的优势。 曾经, 我们是令人羡慕的一对才貌出众的恋人, 从大学到工作, 整整六年。

  我的父亲就是钱狄的导师, 钱狄家在外地, 所以我的家中很早就专门为他腾出一间屋。 两年前, 就在我和钱狄开始准备婚礼的时候, 钱狄突然坠入另一个情网, 第三者是一位实习护士。

  当时, 我很没用地问他:“她哪一点比我好?”钱狄沉默再沉默, 终于说了:“她比你体贴, 最重要是她需要我, 在她面前我就是我, 我不是一个被用来证明你识人眼力的人。 ”我气结, 原来一切温情, 在他眼中, 不过如此!

  钱狄当晚向我的父母跪下, 说:“是我错, 但是, 请给我自由吧, 对不起!”他跪地, 想要回他的自由。 于是父亲一句挽留的话也不能再说。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那个场面, 我只能选择解脱父母, 我说:“我们这儿不需要你再交代什么!”我被自己的傲气逼着放手。

  当时我没有报复心, 我开始联系调动到别的医院工作。 每天相遇, 让伤口没机会痊愈。 可是, 两个月后, 钱狄就结婚了, 喜气洋洋。 每个人看着我的眼神里都带着含蓄的同情, 不论我怎样强打精神做欢颜, 人们都像在说:“你不要掩饰了, 我们知道你很伤心。 ”

  我从小到大都是顺利而骄傲的, 现在因为钱狄, 我一下子变成医院里最可怜的女人。 我去查房, 都能听见病人家属在自己背后“真可怜, 真可怜”地轻语。 我对钱狄的恨意就在别人的同情中越积越深, 直到那次, 我在电梯里遇见钱狄和新婚的护士妻子, 他俩沉浸在幸福的私语中, 没看见站在电梯最里面的我。 可是除了他俩, 电梯里其他的人都注意到了这次难堪, 周围不断甩来同情的目光。 一种难堪达到一个极点, 自尊被伤到极点, 我决定要报复!我取消了工作调动的联系。

  那以后, 我不再回避。 遇见钱狄, 我会客气而忧伤地微笑, 礼貌、得体, 不多言语。 工作上需要交流, 我就事论事, 从不越过病例多说一句闲话。 虽然我强打精神、保持平静的仪态处理与钱狄的工作关系, 但我还是会在听到他名字的一瞬间眼神淡淡地忧伤下去。 很快, 每位同事都看出我在努力大气地处理这份微妙的关系, 同样的, 他们也都意识到我压在表象之下独自承受的痛苦。 我越是注意与他保持距离, 大家就越是敬佩我的理智, 也就越同情我的遭遇。 人们对我的同情, 开始转为对钱狄的指责。

  一年后, 钱狄做了爸爸。 满脸喜气无法抑制, 和大家一起表达了祝贺后, 我偷偷躲在卫生间哭。 将我悄悄痛哭的消息传出去的护士长说:“不知为什么, 我现在看到钱狄那张脸, 就很想揍他一拳!”这句话很快流传开去, 变成许多人的想法。

  我父亲病了, 钱狄得知后想来看望, 我说:“请不要再打扰我的父母。 ”父亲出院后, 关于父亲、钱狄及我之间的关系成了人人皆知的秘密。 这时, 一直沉浸在幸福中的钱狄才突然发现, 他成了人们眼中一个辜负恩师、背弃多年感情的小人。 他的工作受到了无形的阻力。 没有人再会为他顺带报告上来, 每一张报告都必须他自己下去取。 更夸张的是, 电梯工每次看到匆匆赶来的医务人员, 一般都会特意停留一会儿, 但现在他已经好几次遇到电梯门眼睁睁在赶到之前关上的情景, 为此他开会迟到而被院长批评。

  这些小事开始影响钱狄的工作效率, 而我越是为钱狄辩解, 人们对钱狄的不屑就越盛。 以至于神经外科主任也不得不提醒他:“小钱, 和同事的关系你必须要搞好, 人德决定医德, 否则你的技术再高也不能走得更远。 ”

  可以发出关键一击的机会, 不是我刻意创造的。 周五钱狄值夜班, 周六我去接班时, 看见一位妇女在追着钱狄说话, 钱狄正在打手机, “嗯嗯”地两头应, 我看见女人将个信封塞进了钱狄衣袋中。 手术表上, 周一, 钱狄就该主刀为这个女人的儿子进行脑积液引流手术。

  钱狄还在打电话:“体温?40度?你快送儿童医院, 我马上到。 ”他匆匆对病人母亲说:“你放心, 我们会认真安排的。 ”与我交接后, 他急匆匆把制服往椅子上一团, 就走了。 我猜是他的宝宝病了。 命运是这么不公平, 一场初恋之后, 他可以什么也不耽误地有自己的宝宝, 有自己完整的小家庭, 而我只能孑然一身, 这份感情对我的伤害不只是失去一份多年的感情, 而是令我对感情不敢再信任投入。

  我取出那个信封, 一数, 足足五千。 我还是了解钱狄的, 他不是贪心的人, 多少红包他都退了回去, 今天可能是他正在接电话、又担心宝宝的病, 没意识到病人母亲的举止。

  下午, 我突然接到主任电话, 说钱狄的孩子得了肺炎, 正在抢救, 周一的手术我是否能替他做?当然, 我一定要把这个手术做得无比精彩。

  周一, 我精准地将男孩脑部的病灶切除。 周二, 钱狄来上班了, 一脸憔悴, 我问:“孩子好些了吗?”可能是被我突然打破距离的问话问得心热了, 钱狄一下有点受宠若惊的慌乱, 他把孩子的病情相当混乱地说了一通。 一边说, 一边下意识地穿上衣服, 顺手把口袋里碍着他放听诊器的东西往文件夹里一插。 我都看在眼里, 我很熟悉钱狄的行为习惯。

  几乎每天都有新进来的病人, 三天了, 那个信封一直就这样插在文件夹里。 男孩病情一日日好转, 他母亲向我表示感谢, 我平静地说:“钱医生是家里突然有事, 否则, 他也能做得很好的。 ”

话题自然转到了钱狄身上, 男孩母亲想起了那个红包, 不乐意了:“可是钱大夫年纪轻轻, 心倒挺贪, 明明不是他动手术, 还收我红包。 ”我说:“不会, 他不是这样的人。 ”

  我这样说, 男孩母亲就更认真了:“什么误会, 整整5千呢。 ”她将当时场景又叙说了一遍, 我皱眉为难:“你不告诉我就好了, 现在倒为难我了。 不告诉主任吧, 我好像成了同谋。 告诉吧, 他毕竟是我的同事。 ”男孩母亲说:“这样啊?那我看着办吧, 一定不会拖累你的。 ”

  我想:如果在病人出院之前, 钱狄自己发现这个信封了, 他一定会去退还, 这事就算了。 如果他没发现, 那就是老天也认为应该惩罚他。 这样的事医院一向有一惩一, 绝对不宽容。

  男孩今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我猜男孩母亲会在今天的巡房中, 向主任投诉钱狄。

  电梯口遇到钱狄, 我的心跳得比平时要快很多。 巡房之前, 我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脑子里来来回回地冒着和钱狄恋爱时快乐的片断, 分手后伤心的夜景……一场坚持了一年多的复仇行动, 今天终于可以了结了, 从此钱狄不会再给我造成难堪, 我也不必再勉强自己去时时刻刻注意态度间若即若离的分寸, 终于可以从一场情怨中解脱了。

  我无力地靠墙沉思, 钱狄突然走到我身边, 闻着从开启一小半的窗沿下吹进的清新空气, 他想开口说什么, 提了口气, 又松下去。

  我问:“有话说?”钱狄:“是的, 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愕然:“什么机会?”钱狄:“道歉的机会, 你总在回避……”我也苦笑:“不给予道歉的机会, 这大概是像我这样的受害者所能选择的唯一的报复方式了。 ”钱狄也默契地苦笑:“是啊, 我已经受罚了, 在这里。 ”他指指心。 我也很坦率:“其实, 我也受罚了, 也在这里。 ”一年多来, 我独自在感情、面子与自尊之间做一场没有观众的搏斗, 就像是和风车战斗的唐吉诃德, 心中的“敌人”很强大。 钱狄说:“对不起。 ”

  我突然一下子十分生气:“这句话你早就说过了, 有必要今天再说么?”钱狄太会选时间了, 现在他再来给我一个停止进攻的理由?太晚了!

  钱狄又木然了, 他总是这样, 就算是已经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 他在某些人情世故面前还是那样“低能”, 永远不会用妥帖合适的方式来争取别人的理解。 我失望了, 说:“算了, 各自付各自的代价吧。 ”

  就在我转身时, 钱狄不知哪根神经被碰击了, 他终于说出了那句话:“谢谢你。 ”

  我心里一激荡, 面上依旧平淡:“谢什么?”

  钱狄:“谢谢你, 曾经让我爱过!谢谢你, 曾经爱过我!”

  呵, 原来他也会说这样的话。 我能感觉到, 我眼中的笑意是一丝一丝铺陈开去的, 很久了, 我不曾这样笑靥如花。 笑完, 我躲进卫生间, 这一次, 没人知道我在哭泣。

  开始跟着主任巡房, 男孩的母亲拉着主任感谢, 然后就想说什么, 一边的我下意识地做了个“等一会儿”的眼色。

  中午, 我在找文件, 随后很随意地说:“钱大夫, 这信封放在这儿都积灰了。 ”他打开信封, 才恍惚想起那天打电话时的事, 怎么到这里的,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他赶忙将钱如数归还那位母亲, 男孩母亲白了他一眼:“要不是陈大夫, 我才不会饶过你呢。 ”钱狄将这句话转述给我听, 我一笑带过:“是说我替她儿子做的手术成功吧。 ”钱狄千谢万谢, 我轻描淡写:“老同学么, 应该的!”

  和解吧, 就这样和自己内心的伤害和解吧。 的确不值得为一次伤害, 放弃重新再爱的能力;的确没什么伤害, 值得为它一直生活在怨恨中。 在钱狄说那句话前, 我自己都没意识到, 原来我一直在等待、甚至期盼一个放弃报复的“台阶”。

  晚上, 我回到家, 卸下妆, 放上音乐, 静静地体味那场怨恨过去, 庆幸自己在良心上还能保持洁净。




  • 七夕节鲜花礼品订购



  • 评论   本网站或公司不会在评论中发布任何中奖或活动信息   许愿树  安妮鲜花博客
    尚未有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或联系安妮鲜花网        安妮鲜花真诚感谢您的参与!   许个心愿或祝福 >
    昵    称:  昵称不能含有“安妮”、“Annie”
    邮件地址:  不会公布,也不会发垃圾邮件  登录
    验 证 码: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发送给安妮鲜花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送货说明 | 付款方式 | 安全与隐私 | 服务承诺 | 替换 | 积分 | 网站地图 | 安妮英文图书馆
    Copyright© 北京安妮花店.   律师声明    京ICP备14026070号-2,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5348号